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课堂 > 正文

阿龙创业怎么样(阿龙创业怎么样知乎)

导语:今天顺时博客给各位分享关于阿龙创业怎么样的相关内容,希望对您有所帮助,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阿龙的故事 ② 民宿

2

开民宿是我当兵回来后才开始有的计划。

一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有个平台可以聚集一些天南海北的朋友。两年当兵的生活让我养成了说干就干的作风,这个一想法一形成,我就立即开始着手调研市场行情。

在此过程中,很有幸认识了我的另外两个合伙人,一个叫刚子,一个叫二狗,两人都是能做事的一把好手。大家也都有创业的念头,因为我是发起人,所以他们见我是大学生倒也不嫌弃,大家一起跑市场,一起开会,再一起构思想法。

经过三个月的调研,最后我们发现作为民宿我们根本就经验不足,而且新开它的成本太高,这对于我们新起步而言风险太大。于是我转念一想,既然民宿不行,那是不是可以考虑成本不太高的青旅,我将想法一说来,三人一拍即合,于是我们的青旅就这样开起来了。

刚开始因为不懂经营碰了不少壁,比如不懂怎么推广和宣传,不懂怎么打造青旅环境啊。不过还好,很快我们就将这些关卡熬过去了。不到半年来青旅的人也越来越多,但这个时候我家老头子又给我暴雷了。

在我当兵回来之后老头子的计划是我一边读书,一边多跟他以前认识的一些关系走动走动,他认识的那些关系都是些部队里出来在官场混到有一定地位的人,这也是他当初那么强烈想让我入伍的原因之一。但我因为一直忙于我的青旅事业,刚开始还会去拜访一下老头子所说的那些“关系”,但后面因为太忙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因为老头子在异地,对于我这些行为并不太晓得,到后来他遇到了一些他的“关系户”结果发现我是这样的情况,立马就给我打了电话,将我痛骂了一顿,另外也不晓得他是怎么收到风晓得了我自己在外面同人开青旅,他的火气就更大了。

但我的火气更大,而且这次也比他更执拗。这是我认定了事情,我绝不会因为他三言两语就会退群,哪怕是他也不行。

这让我跟他的关系闹得特僵,一度他都不想跟我联系,我也不想联系他。

日子就这样过着,在旺季的时候,我每日都能认识一些新的朋友,他们都是从天南地北的来,有放下一切来旅行的,有情场失意来放空自己的,有探寻自己人生意义而走在路上的,各式各样,形形色色。有一些来了就来了,有一些则成为了我很好的朋友。

而随着这些朋友的到来,我又越发想开起我原来想开的民宿了。青旅这个盘子太小,不过一间房几个铺位,能容纳的人就那么几个。而民宿则很不同,可以容纳更多的朋友,拥有更大的空间和平台。

我那时便同我那两个合伙人讲了这个事,他们倒也支持,觉得咱们青旅差不多已经上了轨道,而且我们积累的经验也差不多了,不过二狗同时提议,虽然我们想开民宿,但青旅仍然不能放弃,要继续做,这毕竟是已经上了轨道的项目,而且有产出。我和刚子也觉得对,但如果不放弃,我们在精力上肯定维护不过来。

“何不雇些大学生来管理呢?这于他们而言也是个好的平台和机会,同时也缓解了我们的压力。”刚子提议到。

听到此建议,我跟二狗立马开心起来了,的确,这还真是个很好的法子。

于是我先在我还在读的大学里开始发布招聘信息。你还别说,想过来应聘的人还挺多的。最后我们确认了一两人来进行管理。而我们的民宿计划也就风风火火的开展起来了。

但如同这世上所有事情一样,一切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民宿计划的开展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顺利。而这期间,我们的青旅倒是又开了一间。

而也是在第二期的青旅里,我认识了我一生挚爱“叶老师”。

名人励志创业小故事?

向我们讲述了人生的道理,用故事的形式教我们怎样做自己,怎样与他人相处,怎样成为社会和谐的一分子。下面是我为大家准备的,希望大家喜欢!

篇一

一个成功的人,他心中始终明确一点,当他在向前奔跑时,除非是有猛虎拦路,否则,如果路上只是有些石块或坑洼,都可以忽略不计,只管向前冲。如果做什么都要把路上的障碍清理得乾乾净净,那你将永远无法到达终点。

李金元有1.80米的身高,100公斤的体重,一双大手宽厚而有力。2001年,他出访泰国时,一位泰国政要在和他握过手后,深感他的手大得不寻常。李金元意味深长地对这位政要说:“我的心比手还要大。”的确,李金元的心一直很大。

1958年出生在河北农村的李金元,因为痛恨饥饿,才14岁就闹着要去挣钱,他不顾父母的反对,到华北油田当上了一名连工作服都撑不起来的石油工人。

当了两年工人,李金元被调去搞后勤工作。在买米买菜之中,他悟到了买卖的学问,并大胆地开始了粮食生意—北方的粮食便宜,他收购粮食、豆饼,一火车皮一火车皮地运往南方,一趟就能赚好几万元。他收购的时候不付现金,但等货款到手后,他非常坚守信用,把所欠的收购款一分不少地付给农民。就这样他赚到了第一桶金。

不知道什么时候,城市里开始出现了服装干洗店。年轻的李金元也看准了这个商机—但他不是开干洗店,他要做大生意,办起了制造厂,专门制造干洗机械。随着各地干洗店数量的急剧增多,李金元的干洗装置供不应求,赚得不亦乐乎。

生意是火爆了,但李金元也有些烦恼。卖了一年干洗装置后,他一算账,还有40多万元的装置款没有收回。不管他怎么催对方还款,对方总是说:“你等等,再过两个月钱就能周转了,到时候你再来吧。”

而让人意外的是,李金元突然宣布放弃要账,转而专心致志地投人到建设一家面粉加工厂的事务中去。很多人都不理解地问他:“要账与办厂可以同时进行,你为什么一定要放弃要账?”李金元说了一句当时从深圳特区传出来的、新鲜得让人不太明白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他说:“我不能把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讨那40多万元的死钱上,我得把时间用来干大事。

我把对付人家扯皮要账的时间省下来建厂,可以很快就赚回不知道多少个40万元……”就是这个可以忍痛放弃40万元的李金元,在几经风浪沉浮之后,果然成就了大事业—创办天津市天狮集团,他成为世界级企业家、全球直销界领军人物和国际著名慈善家。

李金元的成功在于他始终知道自己该去做大事,没有时间浪费在小事上—从一开始做生意就不是做小打小闹的贩卖而是贩运,到人家开干洗店他却开干洗装置厂,再到放弃40万元的“小账”而专心于发展办厂赚回“大账”··一人的精力和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你芝麻也想要,西瓜也想要,到头来的结果不是两样都没得到,就是只能得到可怜的一点儿芝麻。一个成功的人,他心中始终明确一点,当他在向前奔跑时,除非是有猛虎拦路,否则,如果路上只是有些石块或坑洼,都可以忽略不计,只管向前冲。如果做什么都要把路上的障碍清理得乾乾净净,那你将永远无法到达终点。

篇二

当你在困难面前停滞不前的时候,别人却实现了梦想,这不是因为他有很多本钱,而是因为他知道,机会永远靠自己创造,只要有足够的智慧,即使只有一块没用的石头,也能煮出一锅鲜美的汤。

阿龙原来在学校做老师,由于收人不高,他就辞职后创办了一家文化策划公司。因为阿龙没有过硬的人际关系背景,一开始的时候公司业务很少,他一心想要增加公司的知名度,把公司宣传出去。可是本钱少,做不起广告,怎么办呢?一直在发愁的阿龙,有一天无意中在出租车上听到本地一家调频广播电台的一档点歌节目很受欢迎,他就突然产生了灵感。一回公司,他就策划了一份方案,分派给全公司的员工去实施。

从第二天开始,这家电台的点歌节目里就不断地接到类似这样的电话:“喂,你好!我是xx策划公司的,我的电话是xxxxxxxx,我想为我们公司全体同仁点一首歌,祝他们……”每一次打电话的人不一样,但开场白一样,送歌的物件不同,理由不同,有的是为同事表达生日祝福,有的是向同事表示某种祝愿,有的是为客户点歌,有的是为朋友点歌。这样隔三岔五的,听众总能听到他公司的名字。连主持人最后都发现他们是在做免费的广告,啼笑皆非又无可奈何,而他们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除了装作点歌,阿龙又盯上了各种求医问药的节目,佯装患病,打电话到节目里咨询,又把公司的牌子亮了出来。甚至因为经常要请客户到歌舞厅、夜总会等地方去玩,他也总会在点歌时,抓住两首歌曲的间断时间说一段开场白,报一下公司名号,又给公司做了宣传。

在阿龙的策划下,公司全体员工都具备了随时随地给公司做广告的意识。于是,阿龙没有花一分的广告费,却让自己的公司“名声”越来越大,人们在不知不觉之间,就深深记住了他公司的名字。于是客户也就纷至沓来,阿龙就这样成功了。

阿龙的成功经验,令人感慨万千。生活中,很多人总是抱怨自己没有含着金钥匙出生,想创大事业却没有本钱,于是总是安于现状,不敢去开拓未来。但他们却没有转换思维方式,想一下,成功并不是树上的桃子,总是安安静静地等着你来摘,而是需要你自己创造,并要懂得利用一切机会,就像花朵,要懂得借助风的媒介,才能“雌雄”合一,结出果实。

聪明人就是这样,哪怕身处绝境,也能找到希望。有这样一个古老的西方故事:一个流浪汉因为饥饿难耐,就想了个主意,敲开了富人的门,对富人说:“我带了一块石头,想借一下你的锅来煮石头汤喝。”富人很纳闷,石头能煮汤喝吗?好奇之下,他开门让流浪汉进了家门,借了一口锅给他,流浪汉马上把石头放人锅中。煮汤得有水啊,富人就给了他一些水。流浪汉又说:“要是有点盐和调料就更好喝了。”富人又给了他盐和调料。流浪汉说:“真香,要是再有点胡萝卜和番茄就更好了。”·一 富人又都给了他。

于是,流浪汉凭著一块实际上没有任何用处的石头,却喝上了一顿有滋有味的汤。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也许你和别人都一样,曾有远大的目标和伟大的理想。而当你在困难面前停滞不前的时候,别人却实现了梦想,这不是因为他有很多本钱,而是因为他知道,机会永远靠自己创造,只要有足够的智慧,即使只有一块没用的石头,也能煮出一锅鲜美的汤。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安稳的小县城生活了?

去大城市,还是小县城?是困扰90后整整一代人的问题。在县城买房、生活成本更低,离家更近,在诸多叙述中,更适合年轻人安顿生活。阿龙是安徽省颍上县人,在县城打拼了10余年,他在尝试过各种可能后,发现县城生活不易。

01

阿龙一刀剁掉自己的手指是在一次下乡做席中。

那时离过年还有不到一个月,冬天最冷的时候,晚上8点多,忙完这晚的最后一桌席,他扔下勺子,点燃一根烟,往席棚的角落里走去。从乡下田野里刮来的冷风迎面吹来,他眯着眼,整个人疲惫不堪。

冬天是安徽北部农村做席的旺季,乡村的红白喜事较多,阿龙已经连续做了28天,人有些恍惚,切菜时胳膊都在发抖。可他算了算,年前几乎没有歇息的时间,还有几家乡村婚宴在等他去张罗。

等席棚下的三两桌人陆续散去,他艰难起身,打算再把排骨剁一剁,明天来了就可以直接下锅。挂在木桩上几个灯泡摇摇晃晃,形影闪烁,他盯着排骨,拿起笨重的砍刀挥下去,却剁在了自己的拇指上。拇指从关节处几乎完全断掉,仅连着一点皮,血哧哧窜在案板上,他已感觉不到疼痛。

阿龙今年30岁,高中毕业后进城谋生,他已经在县城生活10余年,在这期间娶妻生子。县城所在的阜阳市颍上县,地属华北平原的黄泛区,淮河沿着本县南部边界流过,曲曲折折,泥沙俱下,阿龙的县城生活就在这片平地上摊开。

下乡做席,是县城青年阿龙生活的又一次掉落。去年国庆,我们几位同学在县城聚会,因为在乡下做席,他晚上十点才匆匆赶来。两年没见,他衰老了许多,明亮的眼睛黯淡下去,说话很少,露出一副疲态。

做席要早上四点起床,赶路去乡下,因此他一口酒也没喝,只是盯着面前斟满酒的酒杯发呆。一个对红白事做席很感兴趣的同学问:“你怎么想到要下乡做席的啊,倒是很久没吃过乡下的席了。”这句话,让颓唐的阿龙有了话头。

“我是和一位舅舅下乡做席,他在这行做了几十年,邻里八乡的红白喜事都找他做。我跟着学,无论刮风下雨,一有活我就得背个布兜,兜里装着两把砍刀,插着三四把长勺,往乡里奔去……”他主要负责切菜、配菜,两三天里要做几十到上百桌席,菜刀始终登登登切个不停。在他的讲述中,有同学流露出复杂的神情。

图 | 乡下做席的菜

在皖北乡村红白事做席多数是乡村厨师,很少有县城去乡下的,更别说阿龙这样的年轻人。可阿龙也别无选择,十年来,他开过服装店、早餐店,送过快递,做过物流,全都以失败告终。

差不多5年前,阿龙靠他爸的支持,在县城付了一套房子的首付,终于成为一名城里人。如今大女儿已经10岁,在县城上小学,小女儿1岁半。家里家外都要用钱,阿龙只能凭借过人的勤奋勉强维持。县城发展空间有限,能选择的职业不多,在开的早餐店因为疫情关门后,阿龙再无门路,只能去送外卖,下乡做席。

如同断指,阿龙县城生活断断续续,终究无法安顿下来。赶去医院缝合拇指后,阿龙无法工作,在做席赚钱的最佳季节,他都只能待在家里养伤。

02

县城在中国是农村的尽头,城市的开始。枢纽节点上的县城,资源和空间都极为有限。因此,县城的年轻人很少谈论机会和运气,可为了生活,他们又不能不拼尽全力冲击头顶上低矮的天花板。

18岁那年,当班里的同学都在冲刺高考时,他回到镇上帮爸妈做棉花生意。那时他就要独当一面,做起事来风风火火,质检、谈价、卸货、算账、给钱都得他干。每收够两万斤棉花,他要雇一辆大卡车,跟车到山东菏泽卖。买家不付尾款,他硬生生在小宾馆住了四天,以蹲守老板的方式解决了问题。

读书与否将县城年轻人的道路分为两条,读书上大学,县城就是一个起点,阿龙不读书,县城就是他的全部。早早结婚后,第二年阿龙的孩子就出生了,生活压力变大。他和妻子决定从镇里进县城发展。

阿龙有三个中学同学,一个在县里开饭馆,一个在镇上开小网吧,还有一个继承了家里的婚纱摄影店。网吧和摄影店都处在濒临倒闭的状态,原因是网咖正逐渐取代网吧,大影楼正淘汰街边婚纱摄影店。

县城可供普通青年发展的路径实在是有限。没有足够的资金,阿龙只能做相对低端的生意,他和老婆决定在县城开一家平价女装店。

女装店开在县里一所中学附近,算是闹市,人流不息。两边的门面店都是卖衣服的,小县城消费低,这条街上没什么大品牌,基本上都是加盟店,卖的衣服也都是杂牌子,几十块钱一件,甚至一百块钱就能买三件。

开店,装修是件大事,那段时间阿龙和老婆都很积极,每天从镇里往县里跑,认真研究装修风格,亲自挑选装修材料,并监督工人施工。一个多月后,一间干净亮堂的店面落成,尽管看上去与旁边的服装店并无多大差异,阿龙满心欢喜,梦想着这家店可以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第二次进货加盟总店那边就出了问题,不仅缺货,价格还上涨了一倍。硬撑了半年,来店里逛的人越来越少,再加上进货成本高,价格超出县城的人消费水平,没人买。最终关门大吉。

进县城的第二次创业,阿龙撺掇两个初中同学合伙开物流站。当时是2015年,县镇的物流、快递行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阿龙瞄准了这个方向,说服了同学阿岩和阿福,加盟市里一家新开的物流公司,在县里设立一家物流分站点。

与阿龙一样,阿岩和阿福也是一直在县城谋生的青年。三个人中阿岩学历最高,大专毕业,学的是煤矿专业,毕业后在县里的一家煤矿工作。那几年随着煤炭降价,矿上也越来越不景气,他每月工资从八千降到三四千,下矿次数却不减。结婚接着孩子出生,一种家庭责任感使他对下矿产生畏惧,怕发生意外,便辞职回镇上帮爸妈维持家里的婚纱摄影店,生意日渐惨淡,退无可退的情况,他只能选择前往县城发展。

阿福高中毕业后一直混迹于县城,干过装修、装过空调、卖过房子,像一只勤奋的“猪”追赶每个风口。

物流站的仓库租在农贸市场里面,十来平米的屋子,房顶有五六米高,卸完货就没地方站脚了。大货车每晚七八点从市里开过来,三人甩掉身上的衬衫,光着膀子卸货,在货车上爬上爬下。货物基本都是大件,钢材、床板、成桶的油漆等,每件都有几十公斤重。卸货一个多小时,他们的裤子都湿透。

图 | 阿龙几个人正在卸货

卸完货的第二天,阿龙骑一辆电动三轮车载着阿岩和阿福,穿梭于高楼耸立的城北开发区,把货物一件件送到客户家里。此时颍上县城即将通高铁,房价一直在上涨,均价五六千,最高达到一万多。干物流站,阿龙他们是没有底薪的,一件货挣一两块钱,每到月底算账,三位老板一个人只能赚一两千块钱。

不到三个月,阿福率先脱离了这里。阿龙了解阿福做事只有三天辛勤的性格,跟他说,总部很快就会给他们设置底薪加提成制,还给交五险一金。阿福不信这一套,不来干活后消息也不回,从此没再和阿龙联系过,继续混迹于县城的其他行当。

第二年阿龙在县城买了套房子,但十几万首付是他爸给的,装修钱得靠他自己挣。不久后阿岩也开始动摇,常借腰肌劳损的原因不来干活。阿龙的坚持什么也没能改变,每月还是只能赚一两千,总部承诺的底薪和五险一金也始终没兑现。

图 | 县城一角

县城物流市场就那么大,还有几家大公司驻守在这,新公司很难有大的发展。站点草草收场,阿岩迫不及待地回到了煤矿上班,宁愿多下矿,工资起码会实实在在的多一些。

阿龙试图在县城安顿的生活,又一次被中断。

03

生活将县城的年轻人分为两波,一波是多数没读书的普通青年,一波是在县城当老师或公务员。这一分野最明显的是在朋友圈,有编制的年轻人会晒日常生活,是一些泡澡、打球、旅游的照片。而阿龙几乎一年都不发一次朋友圈,现实生活已足够他应对。

县城的房子交付后,为了凑装修款,阿龙从信用卡和一些借贷平台套出七八万,每月背负高昂的利息。为了多赚钱,他开始在一家快递站点送快递,一个月能挣四五千块钱,还完各类欠贷,勉强够一家人生活。

在县城,快递站都集中在一条街上,足有二十多家,阿龙送一件快递能挣四块钱,还给交社保。就在他以为这活能干个几年的时候,第二年几个站点为了争抢客户,打起了价格战,把价格压得越来越低,没等他提出辞职,店长就宣布站点倒闭。

图 | 阿龙在快递站点忙活

县城的发展空间始终有个天花板,阿龙每一次尝试跃起,总是被拦截下落。无数年轻人的命运在县城这片小水域里漂浮。好在阿龙总是乐观,有一颗想要把生活过好的心。快递干不了,阿龙开始琢磨开早餐店。

有了之前开店失败的经验,阿龙给早餐店做足了准备。从没做过饭的他去市里学了半个月厨艺,回来后在家练了十来天。根据县城人的口味,他准备做菜馍,一锅菜馍要放多少油盐,配什么料子,他不断尝试,直到他和老婆都满意了才正式开业。

早餐店需要人勤快,三四点就要起来和面、熬稀饭,等到黎明第一缕阳光照进来,客人们才陆续进店。干活时,阿龙和老婆都穿着白色制服,戴着帽子和透明的塑料口罩,这种卫生保障在县城的小餐馆里难得一见。阿龙总结一套口碑生意经:青菜只买早上最新鲜的,沙拉酱、蕃茄酱都是大牌子,别人买一桶辣酱就几十块钱,他买的要一两百。

生活节奏缓慢的县城人,平时很注重早餐的质量,味道不错的饭馆很快就能口口相传。生意逐渐好起来,附近卖菜的、做工地的人都过来吃,还有人从城南专门开车过来,一句话不说,吃完用餐巾纸擦擦嘴就走了。在阿龙夫妇的操持下,饭馆每月利润都超过了一万元,这在人均工资才两千左右的县城,是很高的收入。

好势头被打断发生在2020年年初,疫情爆发后,他的早餐店三个月无法营业。同时他老婆在这期间怀上了二胎。疫情有所缓解后餐馆再次营业,可生意已不如从前。老婆预产期将至,阿龙意识到这家店靠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无奈下他只得把店转让了出去。

早餐店是县城青年阿龙生活的高光时段。关店后,生活回归到飘忽不定的状态。

失业,房贷,然后是二胎要养,阿龙不仅要跑到乡下做席,还在城里送起了外卖。他每月有一半时间做席,一半时间送外卖,一天送12个小时,能送五六十单。如果一个月送够700单,每单就是5块钱,达不到的话每单就只有三四块钱。

像匹不知疲倦的马,阿龙奔波在乡县的道路上,不敢有喘息的时间。“以前我还有心思和朋友去KTV唱唱歌,现在完全不想去,一闲下来心里就跟有蚂蚁爬一样。”干两份工作,一边做席一边送外卖,他才能维持住一家人的县城生活。

在阿龙剁断手指的那个夜晚,舅舅看到他的断指,吓得哭了出来。赶去医院的车飞奔在乡间路上,阿龙拼命攥着断掉的手指,血不断渗出来,滴在他裤子上、座椅上、档位盘上。一个多小时路程里,他甚至睡了一觉,因为连续干28天,太累了。

几个月过去,如今阿龙仍在家养伤,什么活也干不了,手指上缠着纱布,胳膊被套在脖子上的绷带吊着。偶尔,他带着一岁多的小女儿到楼下小公园里玩,小区里的孩子们横冲直撞,他猫着腰,把吊着的那条胳膊缩在怀中,另一只胳膊挡在正蹒跚学步的女儿前面。

*原文摘自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留在县城的年轻人后来怎样了》,作者吴寻。

阿龙创业怎么样(阿龙创业怎么样知乎) 第1张

结语:以上就是顺时博客为大家整理的关于阿龙创业怎么样的全部内容了,感谢您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更多关于阿龙创业怎么样的知识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发表评论